第二回 金庸版守望先锋——《双龙诀》

凯旋门赌场博彩 来源:掌游宝 作者:狼吹七月雪 进入论坛]

本文地址:http://www.chem-luchuan.com/1907/428513814844.html
文章摘要:第二回 金庸版守望先锋——《双龙诀》 ,透了蜜月再打,很有趣而无当真。

第二回 金庸版守望先锋——《双龙诀》

  

月球基地三千里,如何抱得哈娜归。
守望7 6飞驰骑,奔腾如虎风烟举。
劫后余生犹未尽,猎空天使诉衷情。
半藏飞弓唤神龙,源氏拔刀斩神锋。
黑爪风云翻涌起,守望世界需英雄。

  

第二回 金庸版守望先锋——《双龙诀》

  ·壹·

  

月球基地三千里,如何抱得D.va归
宋哈娜苍白的脸上一红,笑道:“你再来捣乱,我一微型飞弹杀了你。”
卢西奥忽然叹了口气,黯然不语。宋哈娜道:“你叹甚么气?”卢西奥道:“不知道哪位机甲修理员生前做了甚么大善事,修来能娶到你这样的好福气。”
破船笑道:“你现下再修,也还来得及。”
卢西奥心中怦然一动,问道:“甚么?”
宋哈娜脸一红,不再接口了。说到这里,两人谁也不好意思往下深谈,休息一会,卢西奥再替她敷药,自己开动D.va机甲、抱起她又向西行。
宋哈娜靠在他肩头,粉颊和他左脸相贴,卢西奥鼻中闻到的是粉香脂香,手中抱着的是温香软玉,不由得意马心猿,神魂飘飘,倘若不是急于要去营救被死神包围的猎空和大锤莱因哈特,真的要放慢脚步,在这荒山野岭的月球基地中就这么走上一辈子了。

  

第二回 金庸版守望先锋——《双龙诀》

  ·贰·

  

守望76飞驰骑,奔腾如虎风烟举
此时多拉多,战况正酣。
黑爪派门人纷纷大叫:“黑爪派地狱火霰弹枪比守望先锋重型脉冲步枪强得多,干么不使强的,反使差劲的?”
“死神师兄,再上!当然要用恩师黑爪老仙传给你的地狱火霰弹枪,去宰了老大锤!”
“黑爪神枪,天下第一,战无不胜,功无不克。守望臭枪,狗屁不值!”
(此时宋快讯与卢西奥正在乘D.va赶来的路上……
卢西奥打着碟轻哼:“我正在前往多拉多~”)
一片喧哗叫嚷之中,忽听得山下一个雄壮的声音说道:“谁说黑爪派地狱火霰弹枪胜得了守望先锋的重型脉冲步枪?”
这声音也不如此响亮,但清清楚楚地传入了从人耳中,众人一愕之间,都住了口。
但听得蹄声如雷,十余乘马疾风般卷上山来。马上乘客一色都是智械家族的高科技大氅,里面玄色布衣,但见人似和尚禅雅塔,马如猩猩温斯顿,人既矫捷,马亦雄骏。每一匹马都是高头长腿,通体黑毛,奔到近处,群雄眼前一亮,金光闪闪,却见每匹马的蹄铁竟然是黄金打就。来者一共是一十九骑,人数虽不甚多,气势之壮,却似有如千军万马一般,前面一十八骑奔到近处,拉马向两旁一分,最后一骑从中驰出。
守望先锋帮众之中,大群人猛地高声呼叫:“76帮主,76帮主!”数百名帮众从人丛中疾奔出来,在那人马前躬身参见。

  

第二回 金庸版守望先锋——《双龙诀》

  

这人正是士兵76。他自被逐出守望先锋之后,只道帮中弟子人人视他有如寇仇,万没料到敌我已分,竟然仍有这许多旧时兄弟如此热诚的过来参见,陡然间热血上涌,虎目含泪,翻身下马,抱拳还礼,说道:“老兵76被逐出帮,与守望先锋更无瓜葛。众位何得仍用旧日称呼?众位兄弟,别来俱都安好?”最后这句话中,旧情拳拳之意,竟是难以自已。
(此时宋正刚与卢西奥正在乘D.va赶来的路上……卢西奥打着碟轻哼:“我正在前往多拉多~”)
过来参见的大都是帮中的老一辈守望先锋。新一辈守望先锋是新人,平素少有机会和76相见。这数百名新人守望先锋本听说,这位“76帮主”乃是全球通缉的逃兵,帮中早已上下均知,何以一见他突然现身爱戴之情油然而生,竟将这大事忘了?有些人当下低头退了回去,却仍有不少人道:“7……76……你老人家好,自别之后,咱们无日不……不想念你老人家。”

  

第二回 金庸版守望先锋——《双龙诀》

  

76来到多拉多此地,远远听到黑爪派门人大吹,说什么黑爪派地狱火霰弹枪远胜重型脉冲步枪,不禁怒气陡生。他虽已不是守望先锋帮主,但那重型脉冲步枪乃恩师所亲授,如何能容旁人肆意诬蔑?
与守望先锋弟子厮见后,一瞥之间,见死神手中抓住一个黄色紧身衣少女,身材婀娜,雪白的瓜子脸蛋,正是猎空!
但见她双目无光,瞳仁已毁,已然盲了。
76心下又是痛惜,又是愤怒,当即大步迈出,左手一划,右手呼的拔出步枪,便向死神冲去,正是重型脉冲步枪的一招“疾跑”!
他出枪冲锋之时,与死神相距尚有十五六丈,但说到便到,力自掌生之际,两个相距已不过七八丈。

  

第二回 金庸版守望先锋——《双龙诀》

  

天下武术之中,任你地狱火霰弹枪枪力再强,也决无一枪可击到五丈以外的。死神素闻“北76,南铁拳”的大名,对他决无半点小觑之心。然见他在十五八丈之外出枪,万料不到此枪是针对自己而发。
殊不料76一枪既出,身子已抢到离他三四丈外,又是一招“螺旋飞弹”,后枪推前枪,双枪力道并在一起,排山倒海的压将过来。
只一瞬之间,死神便觉气息窒滞,对方枪之子弹竟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双如是一堵无形的高墙,向自己身前疾冲。
他大惊之下,哪里还有余裕筹思对策,但知若是单枪出迎,势必臂断腕折,说不定全身筋骨尽碎,百忙中将猎空向上急抛,双掌连划三个半圆化身为“幽灵形态”,同时足尖着力,又使用“暗影步”飘身后退。
随后跟着又是一招“战术目镜”,前招枪弹未消,次招枪弹又到。
死神不敢正面直撄其锋,右枪斜斜挥出,76枪力的偏势一触,但觉右臂酸麻,胸中气息登时沉浊,当即乘势纵出三丈之外,唯恐敌人又再追击,竖掌当胸,暗暗将毒气凝到掌上。
76轻伸猿臂,将从半空中附下的猎空接住,随手开启“生物力场”解开了她的穴道。
第二回 金庸版守望先锋——《双龙诀》

  

  ·叁·

  

劫后余生犹未尽,猎空天使诉衷情
大战过后,死神惊慌潜逃,黑爪派众人眼见老大潜逃,自然纷纷然散作鸦犬溃逃。
猎空被救下后,马不停蹄地逃进天使的怀抱。
猎空问天使:“他有什么好,我哪里及不上他,你老是想着他,老是忘不了他?”
天使平静的答:“你样样都好,样样比他强,你只有一个缺点——你不是源。”
(此时宋食不兼肉与卢西奥正在乘D.va赶来的路上……
卢西奥打着碟轻哼:“多拉多在哪里呀~多拉多在哪里~多拉多在那小朋友的口袋里~~”)
第二回 金庸版守望先锋——《双龙诀》

  

  ·肆·

  

半藏飞弓唤神龙,源氏拔刀斩神锋
此时正值五月天气,太阳正高,却不甚热,青天白云伴有徐徐微风,远处可闻虫鸣鸟啼,真是个好天气。
一蒙面机械白甲武士却无心惬意,伏在高墙上静静观察院内动静,院内是一扇木栏杆青铜大门,门内有一幅双龙缠绕的华丽壁画,门上有块牌匾,上面写着此处宅名——花村。
院内几百个装束各异的可怖武士围着一个蓝衣赤臂大汉和一个冬装的微胖少女,众人一一上来与那大汉对饮,按那大汉所说,此番叫做绝交酒,喝过之后,往日交情一笔勾销。
那机械武士全心关注着那大汉,见他连干四五十碗,依然面不改色,微微一笑,心道:“好小子,来这里显厉害。”又听他对岛田家族执法长老委托照看那名一身冬装的女子,暗笑:“臭半藏,这时候了还惦记这小美丫头!”

  

第二回 金庸版守望先锋——《双龙诀》

  

只见人群中跃出一个汉子,喊道:“叫半藏的,我来跟你喝一碗。”伸手便要拿酒。
那大汉斜眼瞧着他道:“半藏今日与岛田家族天下英雄喝这绝交酒,乃是将往日恩义一笔勾销之意。你算什么东西,也配跟我喝?”
说话间半藏便出手抓住神弓抽箭射向敌方,将他射飞出院中,晕了过去。接着一把掀了酒桌,喝到:“半藏在此!哪一个先上!”群雄发一声喊,一起向他攻了过去。
机械武士见这些武士人数虽多,却个个草包,伤不得半藏一分,便转个身子,仰望天空,看这天气晴朗,心情大好,心道:“半藏空有一身绝世武功,却如此婆妈,这些鸟人骂你是岛田叛徒,个个要杀你而后快,你却念着旧情,与他们饮什么绝交酒,岛田人的假仁假义害人不浅,今日且杀个痛快,好好出了这口气!”
忽听得半藏大喊一声:“好不要脸!”转身一看,只见半藏双手各持弓箭,一只脚已踏出庄院门外,却转身向内,院中一少年手举大刀,要向那小美姑娘头上劈落,半藏大手挥出,将一柄弓箭向少年掷去,少年回刀一挡,连人带刀被砍成两截。

  

第二回 金庸版守望先锋——《双龙诀》

  

半藏大步踏进院子,左手持弓护住那姑娘,右手夺下一柄长剑,竟要带着这小美姑娘共生共死。
机械武士心中骂道:“糊涂!不要命了么!”眼见半藏背后前胸各被砍了一剑,心中一急,右手扣住腰间数枚闪着绿光的飞镖,便要出手,却见半藏一把抓住了身后最后一柄弓箭,提将起来。
“竜が我が敌を喰らう!!!”
(巨龙啊吞噬我面前的敌人吧!!!)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条透明瓦蓝琉璃色的巨龙咆哮着飞驰而来,巨鸣呼啸贯穿花村!
第二回 金庸版守望先锋——《双龙诀》
原本武装可怖的武士们表情也将近可怖,惊吼道:“竜!是……竜!”
机械武士大笑:“我が魂はまだ燃えている!”(我魂未烬!)
机械武士的白甲缝隙中迸发出耀眼的金光,龙附刀身,“影”“灵”“闪”,他一步步冲向敌阵,狂刀乱舞。
“我が心は龍の心!龍神の剣を喰らえ!!!”乘着竜之神威,再也无人可挡下他的“斩”!
风卷残云,日落西山。狂风吹走了杀气,却吹不走花村的伤亡。机械武士转起长绳,往半藏腰间一缠,用力一拽,将半藏和小美托于马上。
“敢问阁下何人,营救我等于最危急之时。”半藏扶起小美,坐正于马上。
机械白甲武士借力跃出,正落在一匹马上,双腿一夹,纵马奔去。徒留徐徐不断的回音:“身を捨てても、名利は捨てず。落ちぶれたな…兄者……”
(士可杀,不可辱。虎落平阳呢…大哥……)

  

第二回 金庸版守望先锋——《双龙诀》

  ·伍·

  

黑爪风云翻涌起,守望世界需英雄

  

  此时日已向西,余晖映着遍天彤红,机械武士立在山坡,望着苍茫大地,心中念道:“半藏,吾已放下过往,汝且安心吧。这个世界,需要更多英雄。”

  

源氏结伴与天使飞走,向北而去,终于不见。
(此时宋善贾而沽与卢西奥正在乘D.va赶来的路上……
卢西奥打着碟轻哼:“我滴家在多拉多,花村上昂~~”)